欢迎来到中共广东11选5投注平台网!
banner
最新公告: 站内搜索: 搜索
 
光辉历程
站内公告 more
八集历史纪录片《永远的长征》10月22日在央视一套播出

        1022日,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日子里,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、北京前锋视线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拍摄的八集历史纪录片《永远的长征》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(CCTV12238分与广大观众见面。至25日,每天在该时段连播两集。

相关链接:《永远的长征》

[ 2016-11-01 ]
党史动态 more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> 地方党史 > 大连建新公司

大连建新公司发布时间:2017-07-31    来源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连建新公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余音
    军队的现代化,最为直观的、基础的就是武器装备的现代化。
从1927年“八一”南昌起义,红军官兵使用手枪、步枪,甚至是大刀、长矛等简陋武器“闹革命”,到2017年,解放军研发、列装辽宁号航母、096型核潜艇、052C型导弹驱逐舰(中华神盾)、长剑-10巡航导弹、东风-41洲际弹道导弹、CM-302导弹(航母杀手)、歼20、运20、空警2000预警机、翔龙无人机等先进的武器装备,我军已从弱到强,形成了自主的、完备的现代军事工业体系。
1947年7月1日,大连建新公司的创办,则成为我军武器装备新老交替的“分水岭”。大连建新公司生产的大炮弹,在孟良崮、辽沈、淮海等大战役中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,我军的军工生产也由此跨进现代化的新天地。
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建新公司的前世今生仍留下许多谜团有待于我们去破解,她的历史作用也有待于我们进一步认识……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身在东北,为何归属华东?
1946年6月26日,国民党军以20多万兵力进攻中原解放区,点燃了内战导火索。战争初期,他们仰仗着接收的大批日军装备、美军援助的军火,飞机、坦克、大炮攻势凌厉,我东北、中原、华东等地的大片解放区相继失守。即使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,我军也没有顾此失彼,而是放眼长远,为战略反攻提前布局。
8月初,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肖劲光遵照东北局的指示,带着两个随同,从哈尔滨来大连,考察创建军工基地的可行性。经过调研,他了解到,大连属于苏军管辖。苏联虽然与国民政府签订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,但双方“彼此互给一切必要之军事及其他援助与支持”“不参加反对对方的任何集团”,苏军也比较倾向中共;中共在大连地区的力量比较大,市政府基本上由中共掌权;日本投降后,虽然一些设备被苏军作为战利品拆卸、运走,但工业基础尚存,原先的2000多家工厂,已恢复300多家。而且,大连拥有东北唯一的自由港,可与上海、天津、香港、朝鲜等地进行贸易往来,采购各种原材料……
不久,肖劲光就向中央提出在大连秘密创建军工基地的建议。随后,中央发出指示,认为“大连设厂是为长久计”,要求各个解放区向大连“派出干部,携带一部分资本,前往该地开办兵工厂及医疗设备作为经营生意,除自身用外,各解放区可向其订货”。
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隔海相望。山东解放区隶属于华东局。此时,国民党军在山东屡屡得手,山东解放区损失惨重,大批伤病员(包括吴运铎等)和军官家属(包括陈毅夫人张茜、粟裕夫人楚青等)等,纷纷渡海来到大连。大连实际上已成为华东局的战略后方。
10月中旬,陈毅接到中央电报后,爽快地表示:“我们的运输大队长蒋委员长,十分慷慨地送来不少美制大炮,却又十分吝啬地不肯多给炮弹。你们去首先要设法搞7.5公分的美制榴弹炮弹,当然其他口径的炮弹和炸药也需要。”
于是,华东局派遣时任华东财委副主任朱毅、原新四军二师军工部政委吴屏周等60余名干部,秘密前往大连,与东北局、晋察冀局等共同筹建“关东建新工业公司”。1947年7月1日,华东局投资3.5亿(法币),东北局投资1.5亿(法币),在中共旅大地委的全力支持下,建新公司宣告成立,朱毅任经理。下辖8个工厂,2000多人。其中,裕华铁工厂和宏昌铁工厂为隐蔽厂,不对外发生业务。裕华厂负责弹体加工和炮弹总装,吴屏周任厂长;宏昌厂主要负责引信生产,吴运铎任厂长兼总厂工程部副部长。
由于1946年11月以后,蒋军占领金县石河驿苏军关卡以北的沈阳、长春等广大地区,从北满根据地到大连的道路中断,东北局人员到大连办事,都要借道朝鲜,途经安东(今丹东)、庄河,秘密潜入。而且,东北野战军主要是在北满地区与蒋军周旋,已拥有珲春、兴山、鸡西、哈尔滨四大军工基地,所以,东北局与华东局达成共识,建新公司由华东局领导,“当时有一个原则,建新公司生产的产品以绝对多数弹药供给华东作战。”
鲜血染红“一·二四”大炮弹
我军的军事工业,最早可以追溯到1931年10月官田兵工厂,当时只能修理破损枪械、复装子弹(把战场上收集回来的旧弹壳装进黑火药,再安上子弹头或炮弹头)等。火炮和炮弹,全部依靠战场缴获。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各解放区虽然都创建了兵工厂,但规模小、品种少、技术含量低,“敌进我退、敌驻我扰、敌疲我打、敌退我追”的游击战,还可以对付。到国共生死决战关头,需要采取阵地战、攻坚战大规模地消灭敌人,“攻打城市,如果没有炮,靠爬云梯,靠炸药包,那是很难成功的。”武器落后,轻者啃不下“硬骨头”,自动撤离,浪费战机;重者,为啃下“硬骨头”,要付出重大的牺牲。临汾战役中,面对敌人高大的城墙和防御工事,我军只能以坑道爆破攻城,不仅损失惨重(自己伤亡13500人,毙伤敌军2140人),而且效率低下,一个小小的临汾城,竟用了72天才攻克。潍县战役,是华野组织的第一个攻坚战。蒋军守城部队只有4.7万人,华野攻城超过12万人。战斗打响,华野用迫击炮进行轰击。可复装弹出膛不久,巨大的冲击力使尾翼脱落,炮弹像无头苍蝇,在重力作用下,刚飞行半程就坠入地面……攻坚战打了1个多月,伤亡7980人,才占领潍县城关镇。
前线火炮“嗷嗷待哺”,建新公司的研制人员心急火燎,也想早日造出大炮弹,支援前线。可是,一无图纸,二无专家,干着急没用啊。
当年,在我军的军工专家队伍中,赫赫有名的,当数吴运铎。
吴运铎,1917年生于江西萍乡。只念过几年书。当过矿工、机电工。1938年参加新四军,被分配到修械所。由于他善学苦钻实干,很快成长为自制步枪、子弹专家,还研制成功了枪榴弹,被誉为“枪炮大王”,并担任华东军械处副处长兼炮弹厂厂长。
但是,对于钢质炮弹,他却是“门外汉”。当时,我军兵工厂制造的炮弹,都是复装弹,弹头用生铁浇铸,重量大、威力小、射程近.他研制的枪榴弹,最大射程只有540米,到解放战争中后期,已远远不能适应战场需要。
为了加快研制速度,吴运铎废寝忘食,吃、睡在车间。他土法上马,通过测绘、解剖炮弹样品,参悟钢质炮弹的玄机,边仿制、边攻关。他们遇到这么一个难题:如何才能将铜弹带牢固地镶嵌在弹体上?国外是用大型专用星形水压机挤压弹带,建新公司哪有?吴运铎琢磨良久,让车工旋制一个漏斗孔的钢模,强迫弹体连同弹带从钢模大口挤进,再从小口挤出,巧妙地降伏了这一拦路虎。
钢质炮弹终于造了出来,质量如何,还需要爆炸检验。他们没有迫击炮,仍旧采取土办法:在龙头山海边试验场,吴运铎和吴屏周把引信撞针用保险叉卡住,拴上绳子,两个人趴在掩体内拉动绳子,弹头落下撞针击发雷管,引爆弹体。8发试爆弹,前6发一拉一声巨响;到了第7发,绳子拉动后,迟迟不见爆炸。一支烟工夫后,吴屏周按捺不住,走出掩体,直奔哑弹,想一探究竟;吴运铎跟着走了过去。吴屏周先蹲下去,想一探究竟,“轰”的一声,哑弹爆炸。吴屏周当场牺牲,身后的吴运铎也被炸得血肉模糊……四天后,吴运铎才苏醒过来。此时,工友们已准备好两具棺木。
吴运铎侥幸生还,却为此炸瞎左眼,炸断左手腕,右腿膝盖以下被炸劈一半,脚趾也被炸掉好几个。
伤口还没痊愈,吴运铎就以顽强的毅力,躺在病床上,继续进行炮弹研制……
由于生产条件较差、安全知识欠缺等原因,导致多起伤亡事故,先后有17人光荣献身。
1948年1月24日,建新公司自行研制、生产的7.5公分钢质炮弹喜获成功。为了纪念这个重要日子,他们特意将她命名为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。不久,美式迫击炮及其M48引信等也仿制成功。此时,我军已粉碎蒋军的大举进攻,刚刚从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。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等重火器的诞生,“好雨知时节”,让解放军如虎添翼!
到1948年底,建新公司已发展到员工8000多人,生产炮弹12.5万发(日式和美式两种),生产炮弹引信2.2万多只,迫击炮900门。华东局华顺商行组织的运输队负责运输。他们从建新公司专用黑嘴子码头秘密装上小汽船,船上的烟囱上套只大木桶消音,犹如蚂蚁搬家,先向东开到朝鲜公海,再以貌似朝鲜船只的模样,乘着夜色,避开蒋军军舰封锁线,一天一夜后,运到山东半岛最东端荣成老解放区俚岛港,再由支前民兵用独轮车送到华东前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金追查风波
1947年5月,东北军区参谋长兼军工部政委伍修权辗转来到大连,检查、指导建新公司的工作。
1947年下半年,蒋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愈发猛烈,黄海、渤海被严密封锁,华东与大连的人员往来基本中断,华东局无法及时向建新公司提供经费。11月7日,华东局派人到哈尔滨,向东北局求援。东北局副书记李富春听完汇报,当即表示:华东局与东北局是一家人,你们的困难,就是我们的困难。从1948年元旦开始,建新公司所需经费全部由我们负担,生产的炮弹仍然主要供给华东前线。
可是,到1948年,却发生黄金追查风波
伍修权回忆道:“有人向华东告状,说伍修权把公司掌握的黄金都收走了;不是把大部产品支援华东,而是把军工产品都运到北满去了。当时饶漱石主管华东工作,状告到饶漱石那里,又告到中央,中央打电报给东北局,追查这件事情。我作了申明,没有这回事。第一条,我没有没收一分华东的金子,这可以查;第二条,已经确定建新公司绝大部分产品供给华东。我的申明经东北局向中央做了报告,中央又把这个意见转给华东,转给饶漱石,这都有电报可查的。以后,饶漱石又经中央给了我一封电报,说这个事情是不确实的,华东局向伍修权同志道歉。”
1948年秋天,中央军委电令:建新公司改属中央军委领导,委托东北军区军工部代管。
让人冒冷汗的炸膛事故
淮海战役,是我军推翻蒋家王朝的致命一击。从1948年11月6日打响,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。
1948年11月26日,中原野战军六路纵队就把黄维兵团的12万大军围困在双堆集地区。但黄维兵团并非“软柿子”,它属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,美式机械化装备,第十八军还是蒋军“五大主力”之一。黄维是黄埔一期、陆军大学特别班一期的高才生,抗战中功勋卓著,34岁就担任十八军军长。面对包围,黄维从容下令,迅速将所属火炮、坦克等布置在外围,形成一个环形火力防御网,坚守待援。他还得意扬扬地自夸,这一防御阵地就像个“硬核桃”,让没有“重锤”的共军啃不动、吃不下。
黄维没有想到的是,彼一时,此一时。建新公司的大炮弹已经送到华东前线,只等“发威”。
接到中原野战军的请求,华野立即派出特种兵纵队的所有炮兵,对双堆集一顿狂轰滥炸,把这个“硬核桃”砸得稀碎,为全歼黄维兵团立下头功。
 1949年1月,淮海战役刚刚落幕,粟裕就亲笔给建新公司写来感谢信:“朱毅同志,非常感谢你!你们做的威力很大的炮弹,保证了我军取得淮海战役的胜利。”
此前,在全军军工会议期间,朱德总司令对建新公司的代表说:“你们建新公司做的炮弹,在几个战场都用上了,前方反映很好。”
5月中旬,就在前线捷报频传、后方加班生产之际,建新公司突然接到急电,说前线炮兵发生了炸膛事故,死伤多人,部队已停用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。
收到电报,大家直冒冷汗,都感到抬不起头来。这不仅关系到公司的声誉,还会影响到我军士气和战斗力。性质很严重。
紧急会商后,建新公司决定派遣主管炮弹生产和技术的负责人叶英和薛振等人,火速赶往前线。我们到达宁波,经过,经过对炸膛炮弹的弹片拼接、分析,他断定,这发炮弹是缴获的蒋军炮弹。为了证明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的安全可靠,建新公司同意免费拿出300~500发,让部队检验。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顺利出膛,百发百响。打到一百发(也有说是60发),前线首长马上叫停,他紧握住叶英的手,风趣地说:咱们的炮弹很珍贵啊,还是留给敌人来“享用”吧!
         建新精神还在传承
1950年5月,新中国成立,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,建新公司奉命停止军品生产;不久,公司撤销,所属各厂分解为大连化工厂、大连特殊钢厂、大连重型机器厂、大连橡塑机厂等,划归东北工业部。至此,建新公司完成了历史使命。据统计,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建新公司生产各种炮弹54.57万发,各种型号的无烟药453吨,6公分迫击炮1430门,苏式冲锋枪563支等。孟良崮战役、淮海战役主要来自建新公司,辽沈战役也使用了不少“一·二四”式炮弹
但是,建新公司的撤销并不意味着她的生命终结,相反,她破茧成蝶,在更广阔的领域展翅高飞:一、企业管理的“人才摇篮”。解放战争尚未结束,刘少奇就高瞻远瞩,明确指示:“大连建新公司支援人民解放战争,工作做得很好,中央很满意。你们完成了这个阶段的历史任务,但中央对你们还寄托着更大的希望。……我们党的干部,熟悉现代工业的技术和管理的人不多,老解放区没有现代工业,没有锻炼干部的条件。大连建新公司是个综合性企业,生产门类较多,是最好的培养工业管理干部的场所。”为此,建新公司建立了双岗制,一个干部调走,不影响正常工作,还可以继续培养一个。1948年底,辽沈战役胜利后,建新公司调出一批干部,帮助沈阳兵工厂、辽阳火药厂恢复生产;1949年7月,朱毅率领108人南下,创建大冶特殊钢厂……据不完全统计,建新公司先后向全国各地输送干部和技术骨干上千人。二、抗美援朝再立新功。1950年6月,朝鲜战争爆发,大连又成为志愿军重要的军需供应基地。根据中央军委和东北兵工局的命令,在原建新公司军品厂基础上,迅速成立八一厂,专门生产7.0公分、7.5公分反坦克破甲弹;随后,又奉命研制、生产远距离击穿坦克铠甲的9.0公分火箭弹。三年中,“生产步兵炮榴弹、锥空破甲弹和火箭弹、杀伤爆破榴弹共144万发,装配炸药8432箱(每箱24公斤)”,受到东北兵工局和志愿军总部的通报表扬。三、为保卫、建设国家贡献力量。1959年,八一厂又更名为五二三厂,是国内最早为核电及核工程提供装备的企业之一,为我国原子弹、氢弹、核潜艇及核工程设备制造做出了许多贡献。
1999年11月,根据形势和市场的需要,原五二三厂改制组建了大连宝原核设备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包括通用机械设备、压力容器、液化气体汽车罐车设计、制造等,在第三代核电技术国产化的设备研发和制造领域处于领先地位,为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、秦山核电二期扩建工程、辽宁红沿河核电站等提供成套设备,名扬四海。
 
 
返回上一级
[返回首页][关闭] [打印]
 
 
Copyright @ 2000-2017 广东十一选五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
地址:大连市中山区育才街39号市委1003室 邮编:116001
联系电话:0411-82758028 邮箱:dlds82758028@163.com
技术支持:广东11选5投注平台    皖icp备13008745号-1